July 28, 2022

[01]

It’s a poor sort of memory that only works backwards.
August 1, 2022

[02]

他常常使用暗室来进行照明研究,考察鲜活图像(······)鲜活图像就勾画在幕布上,让他着迷不已:这里就是他尽量要固定的梦想。
July 16, 2022

[03]

眼睛的疼痛,照相机是理想的隐喻的工具,它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接近这种凝视且不用跟其发生实际关系。在这种接近的过程中意识持续的试图接受凝视的挑战。“像这样和人眼神碰撞的事情几乎是没有的... 眼睛因为和过度的欲望联系的过于紧密而成为了诅咒。” 尽量过于粗糙的抓取,这种观察好像让摄影家自由任意的进入他们的世界然后在那一瞬间被真正拒绝,任何的想象都无能为力。
August 17, 2022

[04]

她在追寻意象(image)的态度上,有种不冲向极限不罢休的不管不顾。
© Yumo Wu 2022